配资实盘公司www.3626158.net

方大特钢“存贷双高”,应付项目大涨,营业成本有5个版本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05-19 12:51

数据来源:方大特钢2019年年报

2019年末,方大特钢的货币资金余额高达47.60亿元,但是其有息负债金额同比大涨了上百倍,金额巨大,有“存贷双高”之嫌。而且在拥有巨额货币资金的情况下,公司当期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又分别同比大涨了302.03%和219.23%,不禁令人生疑。

不仅“存贷双高”,还新增巨额应付项目

据方大特钢2019年年报成本分析表提供的数据,按分行业口径,当期特钢行业业务的材料、人工、折旧、能源和制造费用分别为109.47万元、2.09万元、6652.40元、4.51万元和2.47万元,特钢行业主营业务成本,即上述五项成本合计金额为119.21万元。当期采掘业业务的材料、人工、折旧、能源和制造费用分别为1.57万元、744.90元、920.46元、1727.08元和21.82元,采掘业主营业务成本,即相应的五项成本合计金额为1.91万元。两个行业的主营业务成本合计金额,即当期公司主营业务成本为193.12万元,与上述主营业务分行业情况分析得到的主营业务成本113.49亿元相比,约仅为其0.17‰,两者相差了近四个数量级。

此外,如果按照成本分析表中的分产品口径分析,当期方大特钢的汽车板簧、螺纹钢、弹簧扁钢、优线和铁精粉等五大类产品的主营业务成本,分别为12.36万元、60.20万元、22.01万元、24.62万元和1.90万元。五大产品的主营业务成本合计金额,即当期公司主营业务成本为121.09万元,比成本分析表中的分行业口径主营业务成本低了72.03万元,与上述主营业务分产品情况分析得到的主营业务成本119.53亿元相比,约为其万分之一,两者差了近一万倍!

销售费用中的职工薪酬和广告宣传费有异常

2019年末,方大特钢拥有42.70亿元货币资金,可随时用于支付的现金金额也高达41.77亿元,为何还要新增16.26亿元的短期借款呢?

可是,按主营业务分产品情况分析,当期方大特钢共有五大主要产品:汽车板簧、弹簧扁钢、优线、螺纹钢和铁精粉,相应的营业成本分别为11.57亿元、22.25亿元、24.40亿元、59.33亿元和1.98亿元,公司当期主营业务成本,即五项合计金额为119.53亿元,比上述分行业情况下统计的主营业务成本高了6.04亿元。

除了期末货币资金与期间有息负债、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的金额变动不合逻辑之外,方大特钢的2019年年报中,2019年公司的主营业务成本出现了5套版本,且都不相同,5个财务数据之间最高的差异达到4个数量级之大,让人摸不着头脑。

方大特钢2019年度的销售费用为1.26亿元,同比上涨6.49%,与当期营收同比增幅-10.97%不相匹配。而且,论及其中的职工薪酬和广告宣传费子项目,那差异可就更大了。

会不会2019年增加短期借款的决策是基于2018年末的货币资金情况作出的呢?

此外,按主营业务分地区情况分析,2019年度,方大特钢共向华东地区、华北地区、华中地区、东北地区、西南地区、西北地区、华南地区和境外等八个不同地区销售产品,相应的营业成本分别为99.28亿元、9576.13万元、3.17亿元、1.80亿元、4.06亿元、1.78亿元、2.30亿元和1.11亿元,公司当期主营业务成本,即八个地区营业成本合计金额为114.46亿元,比分行业情况下统计的主营业务成本高了近1亿元,比分产品情况下统计的主营业务成本低了5.07亿元。

营业成本竟有5个版本,最大相差4个数量级

先来看有息负债的变动情况:一方面,据年报披露,截至2019年末,方大特钢的货币资金余额为47.60亿元,相比2018年末的货币资金余额32.61亿元,同比上涨了45.97%。其中,库存现金为5.92万元,银行存款为19.11亿元,其他货币资金高达28.49亿元。此外,按现金流量表中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的构成分析,可随时用于支付的其他货币资金有22.66亿元,那么期末公司实际可随时用于支付的货币资金金额高达41.77亿元。

再看广告宣传费用:据2019年年报披露,当期方大特钢销售费用项目下的广告宣传费为369.65万元,同比上涨了98.66%,比当期销售费用同比增幅高了92.17个百分点,与同比下滑的营收差距更加显著。

公司的经营业绩下滑以外,仔细分析方大特钢的2019年年报,我们发现公司竟然存在“高存高贷”的情况,而且公司在拥有高达47.60亿元货币资金的情况下,当期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的金额双双出现了同比大幅上涨,似乎不太合理。2019年度,公司的营业成本在年报中出现了5个版本,最高的金额差异达到了4个数量级之大!令人诧异。此外,当期公司销售费用中的职工薪酬和广告宣传费也都有些异常。

这就又让人看不明白了!即使按2018年末的口径,方大特钢的账面上躺着随时可以支付的货币资金为31.67亿元,支付上述2019年内新增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合计金额16.55亿元,应该说绰绰有余。更不用提2019年末的情况下,公司账面可用于随时支付的货币资金高达41.77亿元,是当期新增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合计金额的2.52倍。公司如此大幅度增加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是否有必要?

据2019年年报披露,截至2018年末,方大特钢的货币资金余额为32.61亿元,其中库存现金为7.23万元,银行存款为12.69亿元,其他货币资金为19.93亿元,其他货币资金中有18.98亿元可随时用于支付,那么公司在2018年末实际可随时用于支付的货币资金金额也有31.67亿元之巨,是公司2019年新增短期借款16.26亿元的近两倍!

首先,关注方大特钢2019年年报的收入和成本分析:按主营业务分行业情况分析,当期公司的主营业务横跨特钢行业和采掘业两大行业,两大行业业务的营业成本分别为111.51亿元和1.98亿元,公司当期主营业务成本,即两者合计金额为113.49亿元。

2020年2月28日,方大特钢披露了2019年年度报告。据年报披露,当期公司营业收入为153.88亿元,同比下滑10.97%;归属净利润为17.11亿元,同比下滑41.54%,终结了自2016年以来连续三个年度经营业绩持续同比上涨的势头,业绩明显缩水。

更有甚之,我们发现,2019年度,方大特钢的销售人员人数为135人,以销售职工薪酬除以销售人员人数,可以简单计算出当期销售人员人均薪酬为18.30万元/年。另据2018年年报披露,2018年公司销售人员人数为230人,按上述方法同样可以简单计算出2018年销售人员人均薪酬为9.46万元/年。那么2019年公司销售人员人均薪酬同比上涨了93.45%。

在同一张数据表中,同一个财务指标竟然有三个不同的金额数据,彼此之间金额差异以亿元计,令人咋舌。

即使假设成本分析表的金额单位为万元,那么相应的分行业和分产品口径下的主营业务成本分别为193.12亿元和121.09亿元,比上述主营业务分行业和分产品情况下的主营业务成本113.49亿元和119.53亿元,分别高了79.63亿元和1.56亿元,金额差异仍然明显。

这高达四个数量级的巨大金额差异,是否是数据表单位差错造成的呢?

方大特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方大特钢,证券代码:600507.SH)是方大集团旗下以钢铁冶炼、弹簧扁钢和汽车板簧生产、销售作为主营业务的知名上市公司。

先来看职工薪酬:据2019年年报披露,当期方大特钢销售费用项目下的职工薪酬为2470.23万元,与2018年的销售职工薪酬2176.23万元相比,同比上涨了13.51%,比当期销售费用的同比增幅高了7.02个百分点,与明显下降的营收更为不匹配。

看来无论是与2019年末的货币资金余额比,还是与2018年末的货币资金余额比,方大特钢在2019年新增16.26亿元的短期借款,可能都无法逃脱“高存高贷”的嫌疑了。

另一方面,据2019年年报披露,截至2019年末,方大特钢的有息负债仅有短期借款一项。期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额为16.36亿元,相比2018年末短期借款金额1000.00万元,同比大涨了163.56倍,同比增加额为16.26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方大特钢的主要产品是螺纹钢、汽车板簧、弹簧扁钢、优线和铁精粉等五大类,在产业链上属于上游和中游,其产品是下游企业客户的原材料,并不直接面向终端消费者,其大幅加强广告宣传力度,对促进销售的有效性或许值得怀疑。

拥有巨额存款,却还背负高额负债,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还大幅增长,方大特钢账面上的货币资金是否真实?这就需要上市公司给出合理的解释了。

再看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等负债项目的变动:据2019年年报披露,2019年末,方大特钢的应付票据金额为9.89亿元,同比增加了7.43亿元,涨幅高达302.03%。而公司的应付账款金额为13.28亿元,同比增加了9.12亿元,涨幅也高达219.23%。2019年内,公司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合计增加了16.55亿元。

可是,如上所述,2019年度,方大特钢的营收同比下滑了10.97%,归属净利润同比大跌41.54%,经营业绩如此大幅缩水,销售人员的人均薪酬反而上涨了近一倍,似乎不合常理。

可是最令人惊讶的,还是成本分析表中给出的主营业务成本数据与上述三个主营业务成本数据之间的巨大差异。




    Powered by 网贷之家www.360pz.net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5-2025 中信e配官方网 版权所有